Q:考上985211是什么感受?

首先,能提供一个很好的学术环境,这体现在整套思考问题逻辑的培养和开阔视野的打造。


拿我读的专业举例:法学课堂上不是教你做法考题,而是通过最新最好的案例启发你思考判决书一审二审的核心分歧在哪儿;细抠法条,分析法条中某一个词为什么这么写,比较前后两版法条的区别和造成的社会影响;经济学课堂也不是重复高中的知识点,而是抛出连环问题循循善诱,譬如按劳分配是指?为什么社会主义制度下实行按劳分配?有什么长期效益?


风格各异的教授们会在课堂上批驳实事:红灯区的合法化问题、人工智能的伦理性、同性恋婚姻制度的演进、基因编辑的合法性构成要件;这些课堂旁征博引可以从乌托邦的诞生讲到波伏娃的《第二性》,再从...

2022-01-20

Q:能闻到什么特别的味道吗?我可以闻到衣服上冷风的味道

遇见不同的人、书、音乐会通感样的嗅到气息


琴房里关上灯,挤在狭窄的琴凳上,一片黝黑,衣料摩擦声里可以闻到海盐和浪潮的气息,还有秋日晚风滑过大礼堂勾起的尘埃的味道,和他第一次弹德彪西的月光让我在他的眼眸里看见大海一个样,至今我仍是那片海里困游的鲸


高中的周五放课日光倾城,她倚在教室门边手里一沓被清秀字迹按压的数学试卷,我揉她被阳光偏爱到滚烫的头发,恶作剧样的故意对她的脖子吹气,她叫着跑开怨怼地皱眉,发丝扫过我的鼻尖,能闻到柠檬的味道,遍天遍地柠檬果汁的流水金沙


书籍嘛,安吉拉卡特是咖啡因黑巧克力,杜拉斯是威士忌,陀思妥耶夫斯基是监狱前雨后的植物香气,黑塞是一碗薄荷浓茶清甜汤

2022-01-19

《许愿糖水铺》

🔔第一个故事 愿望的花束


  “叮——”


  骆川略带犹疑地推开沉重的磨砂玻璃门,被头顶正上方清脆的铃铛声吓了一跳。他惊得险些松开门把手。

  骆川愤愤地盯着那个无辜的金色铃铛小声骂了两句,抓了抓头,扯下绒织帽,露出一头蓬松如软化钢丝球般的乌黑卷发。


  正是寒假前的最后几天,过会儿他还要抢课,也不知道这一次拜访是不是有必要。毕竟许愿糖水铺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言而已。

  骆川忽然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和轻信,但是,来都来了。...


2022-01-18

芒角后遗症

 《暗潮》长评


  我本应在能读到熟练记诵,看了上个字就能蹦出下个字的程度之后才开始写长评的,《暗潮》实在是我这几年喜欢得紧的作品。但基于时限和早就莽撞向角角承诺要写长评的道德压力,这篇长评早产了,预先致歉。


  我很喜欢私小说的形式,日本有,可中国近几年的作品中太少。我喜欢张爱玲式的、林奕含式的文字和譬喻,它们也同样少。在粗浅地接触了文学以后,我最强烈的愿望之一就是想看私小说怎么在土生土长的中文作家笔下诞生,用堂皇的精巧的语言嵌合堆叠。这时我找到了《暗潮》,它带着私小说的影子强劲地袭击我,满足了我的遗憾和幻想。...


2022-01-18

Q:如果你能给一颗星星命名,你会给他取什么名字?

我未来爱人的名字

希望他与世长存 希望我们的爱与宇宙共枕

但又会有些后悔

他不该只是星星 他要是太阳

2022-01-16

论一觉醒来身边躺了九个男人这事

番外1  写《九物录》一路的欢乐


(1)阿沁的裂痕

我:阿沁是玉镯,一到下雨天、季节转换身上就刺痛阵阵。

你猜是为什么?是刀!是刀!(疯狂暗示)

室友:他...风湿?

【批语】我拍拍室友的肩膀:“阿沁刚和我说,如果你穿成上官离,他最后一世一定不救你这个负心汉”


(2)团子忽然想生气

我:团子的吻里为什么会有草药味?(期待答案:因为他在试吃,因为他要制药——)

闺蜜:吃太多腌入味了?

【批语】???团子说他心里突然有点莫名的憋闷,这算是生气嘛?


(3)果子没有九个男人

看到有读者推荐我的文,评论写的是:“喜...

2022-01-16

Q:如果太阳不会落山,你会__?

把一天划分成与他的四个六小时。


第一个六小时办公。他敲代码,我敲案情。疲了埋在他的脖颈吸一口,熟悉的身体乳和草木香。以往这时已经下午三四点了,有一天过半的遗憾,但这次不怕。太阳不落山,日光顶好,兴致佳。


接着弹六小时的琴,勃拉姆斯、莫扎特、德彪西的四手联弹都很不错。末了一连串琶音他也休想再把我从琴凳上搂下来,摸着我的耳垂和头发,说什么“弹太久手指发烫,让我凉凉。”白日很长,还不能归家。


于是我可以借着阳光为由,拉着他攀到离太阳最近的绿植天台,藐视整座城,一起看六个小时的日落。我一杯martell白兰地,他一杯朗姆。酒量差也没事,六小时慢慢喝,我等他胃里的酒精消化,脸上的红晕蒸...

2022-01-15

Q:自己的星座x喜欢的星座

白羊x天蝎


那时他是班干,一本正经地收着学生证,我交给他,他也只是垂着眼皮毫不在意地收下;三年后,我们终于谈恋爱,他说:“其实每学期收发学生证,我都把你学生证上的照片藏桌肚里偷偷看一整节课。”


走过斑马线,他会装作不在意地牵我的手;走在路边,他会自动绕到外侧把我往路内侧挤。“走路看着点,我总担心一不留神你就被车撞死了”;那时我精神状态确实不好,笑着说“这么不舍得我死呀”,就要甩开他的手;他捏捏我的掌心,“嗯,不舍得,没我的允许就不准你死”


醋精。大醋精。明明心里在意得要命表面上也只是闷着,还偷偷摸摸发脾气。每次这种时候我都会明知故问:“生气了?”他会说“没有” ;反...

2022-01-14
1 / 14

© 下酒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